首页 谭明凝 正文

通讯:瑞典鸡蛋商的通胀噩梦

谭明凝 adminqwe 2022-05-31 14:38:02 137 0

  新华社斯德哥尔摩5月30日电通讯:瑞典鸡蛋商的通胀噩梦

  新华社记者和苗 付一鸣

  “蛋鸡饲料成本急剧增加,鸡蛋生产成本高涨,零售价格却‘封顶’。我们的生产变得不可持续。”不断升高的通胀数据让瑞典鸡蛋供应商约翰・韦兰德十分无奈。

  韦兰德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以西约160公里的厄勒布鲁市郊外经营一家蛋鸡农场。站在饲养着9万多只蛋鸡的饲料筒仓和农场建筑之间,韦兰德向新华社记者描述了最坏的结果:“情况很紧迫,除非鸡蛋指导价格上调,否则我们将不得不逐步退出现有业务,停止生产。”

  在俄乌冲突之前,瑞典一个鸡蛋的全部生产成本是0.8瑞典克朗(1美元约合10瑞典克朗)。如今,这仅能覆盖饲料成本。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是重要农产品出口国,是许多农产品上游供应方。眼下,瑞典从面包到饲料都面临价格上涨压力。

  瑞典蛋业协会会长登内贝格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鸡饲料价格最近翻了一倍,而商店中的鸡蛋价格并没有同步上涨,对鸡蛋产业造成毁灭性打击。据瑞典蛋业协会介绍,俄乌冲突前,协会与主要零售商达成固定价格的长期采购协议,农场无法通过提价转嫁成本。瑞典蛋业协会成员由孵化场、肉种鸡饲养者、鸡蛋供应商、包装商和饲料商组成。

  协会运营经理霍格斯塔迪乌斯告诉记者,要想供应商不亏本,每个鸡蛋需要提价至少0.5瑞典克朗。她认为,除非零售商决定向供应商支付超过现有合同规定的费用,否则许多供应商将面临倒闭的风险。目前,瑞典鸡蛋重新定价的谈判正在进行,不少供应商预测,未来鸡蛋价格将“大幅上涨”。

  鸡蛋价格上涨或许能缓解供应商的燃眉之急,却让消费者雪上加霜。

  瑞典中央统计局数据显示,瑞典4月通货膨胀率为6.4%,高于3月的6.1%,为1991年12月以来最高值。瑞典消费者面临生活成本全面上涨压力。

  “我们对未来感到担忧。”斯德哥尔摩居民弗雷德里克・桑德贝里说。他是三个孩子的父亲,对通胀和生活压力有着切身体会。他表示,完全理解农场必须涨价才能勉强生存的无奈之举,并准备好购买便宜货来应对经济压力。

  “不幸的是,许多低收入人群,例如单亲父母、领取救济的人可能已经被迫这么做了,没有人知道这种螺旋式的通胀何时结束。”他说。

版权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的立场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137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热门标签